學子之聲
【回憶】 憶少年錦時,愿勿忘初心 (金融工程1801李昊)
商學院2019-06-18 13:05:11714

   “嘿,兄弟”。當聽到這句話時,你是否會想起那些年在一起裝瘋賣傻的狐朋狗友,又是否會想起他們陪你一起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又是否想起他們陪你追過的少女,又是否會想起為了爛人爛事,他們陪你深夜里買醉到天明……我知道你會想起,那些少年,那個你,那個她,那些事…

  其實大學的我們,早已被曾經填滿,沒有多余的時間再去從頭徹尾地去熟悉一個人,也不會很快的去融入另一個環境,余生很貴,憑什么要拿爛人爛事委屈自己?大不了格格不入,大不了特立獨行,誰又在乎誰?曾經,這個詞是對過去的告別,是對往后的過渡,可我依舊愿意活在過往,曾經并不是對往后失去憧憬,而是不愿失去從前的感覺,過往的歡愉,過往的不甘,過往的離愁別恨,也許頭破血流,卻又刻苦銘心,那畢竟是自己的小前半生,往后余生的我們,誰又能保證不失去對方?

  前半生的我們,誰又會沒做過幾件瘋狂的事?或是因為挽回,你獨自站在凄冷的夜里等待著天明,或是因為最初的喜歡,你為她一人當關萬夫莫開,又或者因為結義兄弟,你們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,雖然沒有年少有為,但也至少年少輕狂。你嘆:年少不知塵世深,一生輕狂又如何?那時的少年們早已分道揚鑣,那時的海誓山盟八拜之交就像掠過的風,去留沒有一點痕跡,并不是江湖一笑泯情仇,而是敗給了現實,生活會放過又能放過誰?

  一路走來,你是否和我一樣見證了一波人的相識,又見證了另一波人的分離,走走停停,有沒有想過不再前行?死乞白賴地守著一段曾經,就這么守著,從此再無別離,但我們還是會敗給這俗世,一個頑固派的命運從來都是被歷史淘汰的,更何況我們都更是一個人像一支隊伍。如此搖曳,談何蒂固,只愿燈紅酒綠相遇時,你我依舊可識君,耋耄之年懷舊時,兩杯濁酒醉初衷。往后余生,愿你不再撞南墻,愿你所待之人都在城南。

  愿你憶少年錦時可不忘初心,愿你還能再聽到那一句:“嘿,兄弟”。
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